第一百五十六章剧变(一)(1 / 2)

司空妩突然笑了:“你们是不是觉得自己挺幽默我谁也不跟,我想去哪就去哪。”

仁简乐不知道是想通了什么,也举起双手,有点无奈地说道:“你说得有道理,你们两个我一个都打不过,你们走吧。”

苏轻尘拉着司空妩就往前走。头也不回。

仁简乐望着苏尘二人的背影越来越远。

司空妩问道:“看得出来,你很关心他。为什么不让他一起走”

苏轻尘叹了一口气:“他不会的走的。他的理想还没有完成,他不会走的。”

“理想”

“起初我以为是什么自己变强之类的,后来发现并不是。他追随着万醉乾,是因为万醉乾的那一套太能让年轻人得到共鸣了渴望改变人族的现状,渴望凭借一已之力让人族复兴。”

司空妩摇了摇头,她表示无法理解:“说实话,我不能理解。因为我们尚族虽然通称为尚族,其实和人族是有分别的。一般而言,我们只有家族概念,而没有种族概念。当然,也有许多反对人族的尚族人,说什么不能让人族污染了尚族。但其实他们的真实目,一般是因为人族压榨了他们的生存空间,是为了消灭人族,是为了一已私欲,却不是为了什么尚族崛起。”

苏轻尘有点惊讶地看着她:“没想到你想得如此透彻。”

司空妩则笑了笑:“原来我在你心中是那么笨的人。”

此时的司空妩再也没有刻意地释放那种妩媚的气息,令人感觉到舒心。苏轻尘也明白了,有些人看起来玩世不恭,可能只是掩饰自己。而刻意释放出来的妩媚,可能也只是她的保护色。

“我们走吧。这次算是有惊无险。对了,你为什么突然从第四魔域的祖山要回到边城的西城,是有什么急事么”苏轻尘问道。

司空妩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奇怪,她略微有些支支吾吾:“呵,这样啊,我急着回去是因为我我想清唯了,对,我想清唯了。我怕她在边城太无聊了。”

苏轻尘看着她如此模样,不是他自恋,他突然想到一个可能:

得知苏轻尘已然回到东城后,司空妩启程回到了第四魔域,可是刚到达祖山又得知苏轻尘去了西城,当即连夜赶路前路西城。却没想到自己成了胡梧人的目标,才被苏轻尘误打误撞相遇了。

凭司空妩的真实实力,如果是明面上的对战,其实靠着胡梧人的一个小组,想劫持司空妩是比较困难的。

像继鱼这个小组,凭借着霾丸设下陷阱,也不过是将司空妩的跟随麻翻,但司空妩是异常机警的,然后也是形成多对一的战斗场景,也勉强点了上风。不过也仅是人数上占了上风。司空妩可是主动“投降”的。

那她回西城就有问题了,苏轻尘不免自恋了一把,他笑着说道:“你不会是为了找我的吧”

司空妩腾地脸上飞上红霞,她感觉自己的双颊就在冒出火来,她连忙摇头否认:“怎么可能呢不是的,肯定不是的,一定不是的,肯定不是的,你不要瞎说”

苏轻尘已经确认了,他笑了笑说道:“好的,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知道你不是为了去找我才回西城的么我知道了。”

“不要说”

“啊”

“不要说出来”

“好的好的。”

二人一直往回走。如此行了半日,终于到了一个名为“上山镇”的小镇。

二人见到了人烟,这才将面具戴上。

“我们到镇上修整一下吧,再过半日就能回到西城了。”苏轻尘提议道。

司空妩点了点头。

不过到了镇上唯一的一家客栈才发现整个客栈的氛围有点奇怪,虽然所有人都戴着面具,但基本所有人都非常亢奋。

苏轻尘拉着一个小二问其故。

小二笑着说道:“客官还不知道吧听说魔主凌巨,亲率十万大军,已经到了西峡关外。”

司空妩“啊”地一声惊讶得叫出了声。

“客官也惊讶是吧我们所有人都惊讶,这一切基本都是静悄悄地进行的。五日前,凌部军调动的消息,我们都当是剿灭山贼的正常调动呢,没想到,直接悍然出兵。不愧是凌巨魔主。”

小二还在滔滔不绝,苏轻尘忙问:“为什么啊,为什么轻起战端,到底是什么原因”

这二族的和平局势一旦改变,对于人族和尚族的影响都是非常巨大的。

“听说是人族罔顾之前二族的停战之盟,在魔主身边安插眼线,挑起魔主的众子嗣自相残杀。前此日子终于事发,这种耻辱凌巨魔主怎会容忍凌魔主直接发兵,并和虬柯、仇庆约定,三家共同出兵五十万,非要逼得人族的王道歉不可啊现在镇子上好多年轻人都嗷嗷叫,要上军阵立军功呢”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哈哈哈哈,道歉可不行。得赔钱赔美人才可以。要不然我们尚族能勇士一定打到他们的祖都,让他们人族的王跪下来认罪。”

“是极是极。”

这时另一个传来:“我来更正一下,人族的祖都一般称为皇都,人族之王也不叫王而叫皇帝。”

“哈哈哈哈,管他黄都白都,打过去让他们的那个什么皇帝下跪就行了。”

客栈已经基本满了,只有最后一间房,苏轻尘、司空妩二人开了一间房。

“这事太严重了。不知道东城那边怎么样了,东城现在的处境尤为特殊,虽为人族聚居地,但孤悬关外。若西峡关有失,东城则更为危急啊。”苏轻尘有些担忧道。

“东城不是独立于人族存在的关外之城么,西峡关就算被尚族攻陷,也没什么影响吧。”

“不不,大大地有影响。你要知道,东城之所以能成为东城,全凭西峡关的其身后做支撑啊。就像被家族照顾的在外闯荡的游子,虽然家族给予的照顾可能都不是明面上的,却因为你的家族,外人想动你,就要思虑一下,会不会迁怒其家族。东城的人族就像在外的游子,若大徐有失,东城绝对很难安然无恙啊。”

司空妩一听,当即点了点头。确实是这个道理。